《長安道》:演員演技全在線,受困海巖電視劇風

時間:2019.11.14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瑞克特


1905電影網專稿 從方方面面來看,《長安道》都是一部充滿想法的作品。

 

題材上,融合了警匪、盜墓、家庭情節劇等傳統類型片元素;敘事上,有三個時空交叉的非線性結構;情節上,各種懸念線索,一波多折;人物塑造上,輾轉在范偉焦俊艷宋洋陳數四人飾演角色錯綜復雜的情感關系里。



劇本改編自海巖同名小說,取材于有著“第一盜墓案”之稱的唐敬陵石槨盜案,導演李駿和編劇投入兩年時間打磨劇本,反復刪改,先后做了多達七種故事結構。


真的能看出主創的欲望和野心。他們用盡全力,力圖拍出一部令人拍手稱快的電影,可是怎么看,每一個環節似乎都差那么一口氣。



首先最大的問題是電視劇質感太濃了,不是低成本粗制濫造,而是鏡頭的構圖、布光以及美術置景等制作層面幾乎都還停留在電視劇水準,觀感上特別平面化。

 

如果說這是為了接地氣,更加符合真實事件的原貌,讓電影看上去更有現實生活的色彩,那也是一種不太正確的制作方向和策略,因為電視劇感絕不簡單等同于現實感。


電影和電視劇的區別在于,電視劇的主要目的要講故事,讓更多人看懂故事;電影雖然也要講故事,但還是需要依托更為高級的視聽語言和場面調度的形式技巧,所以就電影感這一點,《長安道》尤為欠缺。



不過,電影感也不是必須品,只要電影能夠吸引觀眾,打動人心,哪怕制作再粗糙也不是大問題。

 

《長安道》的故事說得足夠完整,但它也幾乎難以逃脫濃烈的“海巖”標簽。影片重點不在展現“盜墓”本身,而是去訴說圍繞在盜墓案周遭的人與情,這也是海巖小說和他的電視劇一直以來的共通點——借一場懸疑案件,轉述人性的混亂與糾葛。

 

有人批評“狗血”,有人也會代入其中,深陷共情的漩渦。在對電影的評價維度里,通過巧合編織戲劇性轉折,夸大化人性的沖突以及對父女情、夫妻情、友情、愛情等情感熔于一爐的肆意宣泄,這些可能就是問題了,這也正是《長安道》現在所呈現的整體樣貌。



電影也有難能可貴的部分,就是對于四個主要角色的細心構建,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著多重身份和相對豐富的心理刻畫。

 

整起事件是以焦俊艷飾演的刑警趙紅雨為核心,她既要調查國寶失竊案,又要以“假小子”的面貌臥底調查親生父親,作為女兒的她和父親萬正綱之間還有一層家庭矛盾,焦俊艷要在這三種身份里不斷轉換演繹,外在狀態和內在情緒都要做出區分,對她來說的確是有所突破。



萬正綱在電影的后半程就逐漸替代趙紅雨的位置,成為核心戲眼。影片對這個知識分子形象有著手術刀式的層層剖析,范偉也把這個中年油膩男演繹得入木三分。


可以說在《不成問題的問題》之后,范偉再下一城,又貢獻了一場亮眼的演出。



宋洋飾演的警察邵寬城是萬正綱的一個年輕化的鏡像,是一個“還沒黑化的萬正綱”、在理想與現實利益中左右為難的他,正是通過偵破這場案件有了人性的成長和轉變。


陳數飾演的林玉則是風情萬種,她是典型犯罪片里“蛇蝎美人”的合理化存在。



從電影美學到社會議題,《長安道》都無法像《我不是藥神》《少年的你》等國產現實題材電影那樣能夠造成觀眾群體的討論和反思,它的說教意味太濃了,劇情發展到最后,已經足夠清楚明白,它還是要向觀眾再總結陳詞一番,大講道理。


范偉義正辭嚴地在臺上發表演講,“這個世界,沒有真相!”,他喊出的這句話的確是影片所要傳達的主旨,可是電影卻以全知視角一五一十地盤出了這場案件的前因后果,缺了很多留白與繼續思考的空間。


換言之,如果這是一部不去清楚提供“真相”的電影,在偵破案件之后,還能留下更多可供回味的情感懸念,是不是更能符合這個形而上學的表達主題呢?


文/瑞克特

快乐赛车开奖视频 山东时时彩软件 快乐10分投注技巧 波浪智投赚钱 海南麻将怎么玩图解 双色球第一位及振幅走势图 赚钱的推手平台 老快3怎么玩 时时彩预测家app下载 真人老虎机游戏下载 开元棋牌app官方下载 澳洲幸运8 福新疆时时96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