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在冬季》評分5.3,歌曲改編電影深陷魔咒?

時間:2019.11.17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阿K

齊秦1991北京狂飆演唱會 圖源網絡


1905電影網專稿 時間倒回到1991年12月7日。

 

齊秦帶著他的“虹”樂隊空降北京工人體育館,在全場山呼海嘯般的掌聲和尖叫聲中,開始了三天的音樂狂飆。


齊秦1991北京狂飆演唱會是華語樂壇最經典的音樂現場之一,而壓軸的正是那首膾炙人口的《大約在冬季》。


時隔28年,這首年代金曲重獲新生,以電影的形式在大銀幕上再度“唱響”,由饒雪漫編劇,齊秦本人擔任總策劃,馬思純霍建華主演,片名同樣叫做《大約在冬季》。

 

影片上映到第3日,票房6400萬,豆瓣評分僅5.3分,就像片名和天氣一樣,有些“涼涼”。


 

遙想當年,《梔子花開》時,《睡在我上鋪的兄弟》唱起那首《同桌的你》,在經歷了《為你寫詩》《愛之初體驗》后,《后來的我們》開始回首往事,才發現《一生有你》,我只《在乎你》

 

近幾年來,經典歌曲IP改編電影屢見不鮮,但成者寥寥。這些“歌改影”,真的拍得不如唱得好?


《大約在冬季》問題出在哪?

 

熟悉齊秦的人都知道這首《大約在冬季》背后的故事。1986年,齊秦與王祖賢因為合演電影《芳草碧連天》相識,隨后相戀,卻因為工作原因不得不分居臺港兩地,聚少離多。



齊秦便有感而發,僅用15分鐘便創作出了這首《大約在冬季》,把戀人離別在即的復雜心緒表達得淋漓盡致。


歌曲一經發表便紅遍兩岸三地,“沒有你的日子里/我會更加珍惜自己/沒有我的歲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等經典歌詞也與這段愛情故事一起成為不少人的時代記憶。

 

從這一角度看,《大約在冬季》從不缺少情懷價值。



編劇饒雪漫也正是那個年代的親歷者之一,她本人還是齊秦的鐵桿歌迷。2015年,饒雪漫與偶像齊秦一同開始籌備這部《大約在冬季》。先有了電影的故事大綱,饒雪漫又以大綱為藍本創作了同名小說,再根據小說重新創作了電影劇本。

 

電影講述了北師大才女安然(馬思純飾)與中國臺灣男生齊嘯(霍建華 飾)跨越30年,從一往情深到愛而不得的愛情故事。這與《大約在冬季》歌曲的情感內核不謀而合,用齊秦想出的那句臺詞就是:“別離是常態,相聚是奢華”。



由此來看,《大約在冬季》既有與歌曲相契合的愛情主題又有充足的情懷加持,但為何偏偏沒有感動觀眾呢?

 

這就不得不提這部電影背后的“靈魂人物”,不是原唱齊秦,而是饒雪漫。從《左耳》《秘果》再到劇集《會痛的17歲》《小妖的金色城堡》,饒雪漫參與的影視作品與她的小說一樣有著標志性的“青春疼痛”元素。



這一次的《大約在冬季》也不例外。在觀眾審美迅速成熟的年代,饒雪漫的風格卻依舊巋然不動。雖然這一次年齡跨度比以往更大,但主人公談起戀愛來依然是熟悉的味道。


從主角到配角都是“臉譜化”的,故事也是爛俗的男女主遺憾錯過,備胎男二接盤,蛇蝎女二從中作梗的“三角戀”情節。



男女主角談戀愛時的臺詞都像是從瓊瑤劇里照搬的“金句”,什么“有的人見三百次也沒用,有些人見三次就足夠了”“只要我愛你,只要你愛我,我們有什么不能一起面對的”“ 東北姑娘要你情,上海姑娘要你錢,四川姑娘要你命”都讓9102年的觀眾看得滿屏尷尬。



兩位主角的演技同樣爭議不小。馬思純演清純女學生尚可,但演起女強人總讓人頻頻出戲,哭戲也有些過猶不及。



霍建華則在大銀幕上暴露出了自己的演技短板,表情和情緒都缺乏起伏,把一個本應層次豐富的“渣男”演得十分扁平。



影片公認的最沒有槽點的地方,應該就是開篇那場細節還原、精致復刻的齊秦1991北京演唱會。這也不禁讓人心生疑問:明明一首歌的時間就能勾起的情懷,何必要拍兩小時尷尬矯情的電影呢?

 

5.9分封頂,歌改影怎么就這么難

 

2014年,由郭帆導演,周冬雨林更新主演的《同桌的你》以3000萬不到的成本拿下4.56億票房,也掀起了一波歌曲改編影視劇的熱潮。



之后兩年內便有《梔子花開》《愛之初體驗》《睡在我上鋪的兄弟》三部電影相繼上映,何炅導演處女作《梔子花開》雖然口碑不佳,仍拿下3.79億票房,《睡在我上鋪的兄弟》也取得了過億票房的成績。

 

2018年,一部《后來的我們》將五月天的同名歌曲與劉若英的成名曲《后來》“合二為一”,通過種種話題賺足噱頭,在“五一檔”拿下13.61億票房,成為十足黑馬。



對比之下,其他幾部遠沒有這么幸運,吳克群自導自演的《為你寫詩》票房僅1278萬,俞飛鴻主演的《在乎你》更是僅有區區500萬入賬。如今這部《大約在冬季》同樣票房后勁乏力,難以突破2億大關。



縱觀以上幾部“歌曲改編電影”不難發現幾大共同點:

 

1、情懷與懷舊

 

毫無疑問,“情懷”是這些歌曲改編電影的最大賣點之一,歌曲的IP價值也很大程度決定了電影能吸引來多少首輪觀眾。

 

《同桌的你》《梔子花開》《后來》等歌曲的傳唱度均是國民級別的,是一代人共同的青春記憶,在各大音樂平臺上,動輒都有上萬條評論,這也是他們能取得票房成功的先決條件。



每首金曲響起,喚醒的都是一段時代記憶,“懷舊”也就成了歌曲IP電影的標準配置。《同桌的你》跨越20年,讓男女主人公從歌曲誕生的90年代一路穿越至電影上映的2014年,也串聯起了“非典”等重要時間節點,喚起了一代人的青春校園記憶。

 

這次的《大約在冬季》也是如此。影片開場便是男女主人公在1991年齊秦北京演唱會上的邂逅。劇組也專門租借了工人體育館,請來了“虹樂隊”多名成員及替身,復刻了這場28年前的演唱會。影片從服裝、道具到人物也都在盡力還原90年代的“人”與“愛情”,以期引發同齡觀眾的情感共鳴。


 

但不得不說“情懷”是一把雙刃劍,如果說“情懷”在前幾年的電影市場還是屢試不爽的殺手锏,那么現在早已不是“人人都欠星爺一張電影票”的時代了。單純販賣情懷,沒有品質支撐,觀眾很難買賬。

 

同時,“懷舊”也有風險,以《大約在冬季》為例,歌曲發行于1987年,是屬于70后、80后的時代記憶,而當下的主要觀影人群則是90后甚至95、00后觀眾。這份遲來的懷舊,難免要遭遇“代溝”的考驗。


《大約在冬季》30歲以上"想看人數"比《少年的你》高出10%

 

2、音樂人跨界圓夢

 

不想當導演的歌手不是好演員。在跨界成風的當下,不少音樂人們都懷揣著一個電影夢,甚至是導演夢。“從自己的IP下手”也成了最簡單直接的圓夢方式。

 

《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鋪的兄弟》都由原詞、曲作者高曉松制片并監制,他也為《同桌的你》創作了劇本。



雖然沒擔任導演,他卻在創作上占有絕對主動權,《同桌的你》幾乎是記錄高曉松清華歲月的青春回憶錄,片中百分之九十的橋段都是真實的故事,也是高曉松的情懷投射。

 

何炅從主持人跨界歌手,再用自己的第一首單曲拍成導演處女作,一路跨界可謂順風順水。齊秦與饒雪漫共同擔任總策劃,還在片中首次觸電,也可謂過了一把電影癮。



吳克群顯然就沒有那么幸運了。他的導演處女作《為你寫詩》號稱耗時五年打造,但票房僅有千萬,豆瓣評分3.8分,連他自己都在微博直言:“這場仗我徹底輸了。”



對比之下,劉若英的大銀幕導演首秀就顯得底氣十足。作為演員,劉若英就曾多次入圍各大電影節。在《后來的我們》之前,她也曾拍攝過頗受好評的文藝風格短片《愛情限量版》。《后來的我們》雖然口碑備受爭議,但仍收獲了金雞獎多項提名,算是對劉若英導演實力的認可。



在這些歌曲IP電影中,評分最高的《后來的我們》《同桌的你》也僅有5.9分,未能及格,正應了那句話“隔行如隔山”,跨界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容易。音樂人們在沒弄明白電影是怎么一回事之前,還是先別忙著親手毀了自己的金曲。

 

3、好聽不一定好看

 

歌曲打動聽眾靠情緒,而電影感動觀眾卻要靠扎扎實實的故事和情感,這二者之間的差距便是歌曲改編電影的“次元壁”。

 

與小說IP改編的青春片不同,一首四五分鐘的歌曲所能傳遞的故事容量十分有限,全部要靠創作者自行腦補,這也就對編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說白了,歌曲改編電影只是借了歌曲的殼,甚至只是歌名,去講一個青春愛情故事。這就回歸到了電影創作本身,“好故事”依然是重中之重。



然而,縱觀以上這些“歌改影”作品,大多過度依靠歌曲本身的IP價值和明星帶來的票房號召力,而忽略了劇本的打磨,劇情不是青春疼痛,就是勵志雞湯,這也是這類影片口碑不佳的癥結所在。

 

在當下的中國市場,觀眾對于愛情片是有“剛需”的,爆款愛情電影也經常上演以小博大的票房奇跡。從這一角度來看,歌曲IP改編電影未嘗不可,前提是有如歌曲一般“動聽”的故事做支撐。



就在《大約在冬季》上映14天后,由盧庚戌親自執導的另一部“歌改影”作品《一生有你2019》也將強勢來襲,依舊是熟悉的青春校園題材。而那記憶中“年輕的容顏”是否能承受“歲月無情的變遷”,還讓我們拭目以待。

文/阿K

快乐赛车开奖视频 路边上卖螃蟹赚钱吗 pk10高手计划交流群 推广学好了可以自己赚钱吗 福州麻将玩法 500即时比分直播完整 iphone 捕鱼大亨修改 黑龙江十一选五 彩票助赢计划官网 安徽快三彩票app 六合图库开奖结果 比分直播网 排列五最易中奖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