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演《少年的你》破15億、入圍金雞獎 她有何魔力

時間:2019.11.22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流森
品道周冬雨:“我都27歲了,入行10年了” 時長:07:34 來源:電影網

品道周冬雨:“我都27歲了,入行10年了”收起

時長:07:34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訊 這個11月,周冬雨主演的電影《少年的你》票房破15億,成為票房累計最高的90后演員;同時憑借《后來的我們》二度入圍金雞獎最佳女主角,更是連續三年都被提名了金雞百花電影節。


對于很多看著她一路走來的觀眾,看到她如今的成績,實在是有些“沒想到”。


剛出道時,她被懟“不好看”、“金魚眼”、“丫鬟臉”……更是不少人幸災樂禍地準備看她將如何“高開低走”。結果沒想到,十年后,圍繞她的聲音多是“小周迅”、“最有靈性的女演員”,甚至成為了眾多導演們最渴望合作的演員之一。 


這個小妮子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呢?


我們帶著這種好奇和她見了面。她剛結束了一檔綜藝節目的錄制,回到北京還沒有休息幾天,就趕快“還”上之前《少年的你》“欠下”的通告。 



我們走進采訪間時,她剛結束上一家的采訪,正和媒體閑聊開玩笑,遠遠看過去,整個人顯得特別小只,穿著平日的私服,就像是鄰家的小妹妹。看到我們在架機器,還特意走過來和我們打聲招呼,她先吃幾口水果充饑,麻煩我們等一下。


當一切準備就緒時,工作人員過來和我們耳語,希望能進度加快,周冬雨等會兒要帶父母去看電影,因為工作,她已經很久沒有陪他們了。這段對話被她聽見了,擺擺手,說,“沒關系,不著急,先工作。” 



如今的她,早已沒有過去對待媒體時的那份怯場,變得越發自然。 


“沒想到。”同樣也是周冬雨每次在采訪中都會說到的短語。


 得知連續兩屆被提名金雞獎最佳女主角時,她這么回復;看到《少年的你》《后來的我們》有超10億的票房成績之后,她也曾這般回應;憑借《七月與安生》的精彩出演,頻頻拿下最佳女主角獎杯后,她更是如此回答。


  “我是誰啊!”


 經歷了《七月與安生》的合作,導演曾國祥和監制許月珍都迷上了這位演員。《少年的你》劇本一出來,二話沒說,“先找周冬雨。”


 但是,曾國祥有一個條件,“這部電影里不能有周冬雨的樣子。” 



“我當然可以演啊,我是誰啊!”如今的她,對自己的業務能力毫不懷疑,立馬就接了下來。可是沒想到,經歷了上次的合作,“這次他們更狠了。”


因為在《少年的你》里,她要飾演的陳念是個性格內向的女孩,對于曾國祥而言,平日里的“冬哥”太爺們了,她必須把屬于周冬雨的內心都丟掉,讓陳念住進去。為此,她一遍又一遍地練習自己的儀態,盡可能讓自己變得“娘”一點。 



拍攝過程中,周冬雨接劇本時的那種自信被導演一天天打擊著,“我真的太菜了,之前想的和現場做起來完全兩回事。”


一直以來,她對角色都會有獨特的見地。


《奇門遁甲》期間,徐克導演和她講解小圓這個人物性格時,誰知道對方解釋了一堆之后,卻換來她一句,“我知道了,就是‘綠茶’唄”。她和對方南轅北轍的看法,差點沒“氣倒”徐克。雖然她自己的理解不一定和導演說的一致,但最終給出的表現還是符合要求的。 



難怪當許宏宇《喜歡你》啟用她為女主的時候,曾國祥幸災樂禍地告訴他,“冬雨會是一個讓你又愛又恨的演員”。


一開始,他并不理解這句話的意義。直到《喜歡你》開機之后,許宏宇不斷停下來調整劇本,因為他發現自己找不到周冬雨的感覺。 



而對于冬雨而言,那種無法和大家找對路的狀態,也讓她非常難熬。所以在那段拍攝時間里,讓她最自在的事情就是能被監制許月珍叫去參加《七月與安生》的路演。


后來,許宏宇才發現,她身上的那種不可控,其實才是她最迷人的狀態,也是電影《喜歡你》最需要的奧秘。


據說,在電影剪輯初始,團隊里的男生和女生分別就拍攝素材,剪出了兩版不同的樣片。實際上,兩個版本最關鍵的區別只是在于,周冬雨飾演的顧勝男呈現出了兩種不同的狀態,一個鬼馬精靈,一個則深情動人。


最后,剪輯師出身的許宏宇將兩個版本做了相應的取舍,才有了最終呈現的這個鬼馬且非常深情的顧勝男。



她的怪,不僅讓導演頭疼,也讓搭戲的演員摸不著頭腦。 


同樣是在電影《喜歡你》里,當周冬雨向金城武問出那句“我性不性感?”時,反而成為了恰到好處的笑點,畢竟對于大眾對“性感”的認知,周冬雨很難與其搭邊。 


事實上,這句話并非來自劇本,而是她的現場發揮。但對于經歷過嚴格片場生活的金城武而言,怎么可以現場改詞呢?但隨著兩人合作的深入,他才發現,和周冬雨搭戲就如圖探寶一般,說不定什么時候對方就能冒出一句神來之筆。 



從《七月與安生》到《喜歡你》,越來越多人開始覺得“周冬雨開竅了”、“她終于找到自己擅長的路子了”……對于她而言,也越發自信,“我現在不能接受別人說我演技差。” 


 “我是誰呢?” 


《七月與安生》的成功之后,網上說得最多的反而是,“張藝謀是電影圈最厲害的選角導演之一。” 


畢竟,“周冬雨”的名字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就是伴隨著“張藝謀”三個字。不過,當時得到的反饋多是,“為什么是她?”在此之前,張藝謀為了選擇她,其實已經經歷了資方內部的各種非議。 



《山楂樹之戀》是張藝謀執導了奧運開幕式后的復出之作,更是他回歸文藝片初心的作品,可謂是萬眾期待。單就選角消息一出,當時不少小花的宣傳通稿就一輪接著一輪,天天暗示著自己已經成為了“最佳候選人”。


可是,誰都沒想到,最后“謀女郎”的稱呼落在了這個名不見經傳且毫無星相的女生身上。 


就連原著作者艾米都出來吐槽,這不是靜秋該有的樣子。但張藝謀非常篤定,她是當時最適合的人選,最重要的是,她長了一張大銀幕的臉。 



電影拍攝的第一個鏡頭,是她和李雪健走在山路上。周冬雨并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導演告訴她,沒事,你走路就行,和平時一樣。在整個拍攝過程中,他從不要求她做過多的動作,只讓她跟著自己最舒適的方式去演就行了。 


在張藝謀眼里,那時候的周冬雨其實并不怎么會演戲,雖然3分鐘里只有3秒能用,可誰也沒法代替她天生的“靈動”。 


十年過后,張藝謀提及她,總是帶著一種老父親看著自家女兒長大成人的驕傲。而對于她來說,感覺還是那樣的熟悉。她和我們聊了和導演最新的合作,不過笑嘻嘻說,“還沒有官宣,還是不方便多說了。”



但一提及合作的感覺,她還是控制不住地打開話匣子。“十年以后又可以一起合作,就感覺非常神奇。但這次我更緊張,甚至比以前還緊張了。”好像在大家眼里,兩個人都在各自的發展軌跡上有了變化,但是對于她而言,其實一切還和原來一樣。


“有一次我去他工作室,他戴了個帽子,把臉全遮住了。我在車里看到他背影,立馬就認出來了,旁邊工作人員還問我怎么這么確定。因為他走路姿勢沒變啊,還是那么有力。”


 誠然,一切都沒有改變。


 當她憑借《七月與安生》獲獎之后,她第一個感謝了恩師張藝謀,“如果沒有他,我可能就不會接觸電影。” 



不過,靜秋的成功,也把周冬雨定型了,后續參演的作品,均是乖乖女形象。外界對她非議無數,但在她自己看來,“因為故事不一樣,背景也不一樣,所以并不會被一類角色固定。” 


雖然她自己那么說,可是作為導演的陳可辛和曾國祥都角色她容易陷入同質化的角色之中,“其實安生之后,她演了很多角色,都還是有安生的影子。” 



周冬雨倒是無所謂,“其實同質化的角色并不恐怖,我自己并不太會去想這個問題。因為在每個階段,我對人生的體悟也不一樣,所以最終呈現的還是會不同。” 


“我是周冬雨。”


 比起前兩年因為綜藝節目,她給大眾的負面印象,這幾年她似乎越來越灑脫,越來越“討人喜歡”。 


我們問她,有了陳念的成功,未來應該沒有你不敢演的角色吧。


“有!”她古靈精怪地一笑,“我沒法演美女。”她還告訴我們,她演《少年的你》之前,害怕自己演不好高中生,現在更怕大家都找她演青春片。“我都27歲了。”



她不會想用其他回答去和媒體打太極,反而以真誠交流。當然,這也是當初張藝謀教她的生存之道。獲獎后,她和馬思純在臺上說了一通如相聲版的獲獎感言,她說自己不太會說話。


確實,她害怕在大場面發言,最終每次那些聽著呆萌的話術,反而為她圈粉無數。


周冬雨不是一個善于把自己包裝起來的演員,似乎在她身上找不到“人設”的概念,“我覺得大家現在吃得都很好,都很聰明,誰能比誰聰明得了多少呢?一眼被戳穿了,那多惡心啊。”


 

娛樂圈總是被外界形容成是一個修羅場,但對于她而言,拋開工作的因素,還是要先把自己的生活過好,“因為等到了你老了的那天,你會發現這些東西都會失去。所以我只專注的是自己有沒有認真地在生活。”

文/流森

快乐赛车开奖视频 雪缘园足球竞彩比分 甘肃快三遗漏 辽宁十一选五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什么火烧赚钱 新疆35选7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十一选五 排列三开奖软件 骰宝大小玩法攻略 怎么样开挂赚钱 快3分析软件 河南快三出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