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再讓“高以翔事件”發生

時間:2019.11.27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L.C


1905電影網專稿 經浙江新聞客戶端確認,演員高以翔在寧波錄制節目時猝死。

 

經紀公司方面,也第一時間發出了聲明——高以翔經過3小時的搶救,凌晨去世。



今年,他年僅35歲。

 

11月27日凌晨1點45分,高以翔說了一句,“我不行了”,就突然摔倒在地。當時,他正在錄制真人秀《追我吧》,這是一檔定義為“都市夜景追跑競技秀”的綜藝節目。


起初,攝制組還以為是劇本安排,因而沒有第一時間救治,直到其他明星嘉賓上前,才發現他已經失去了意識。

 

(圖源見水印)


15分鐘后醫護人員趕到,對高以翔進行了十多分鐘的心臟復蘇,凌晨2點30分左右心跳恢復的高以翔被救護車送去醫院。

 

凌晨5點29分,娛樂博主在微博上發了一個“蠟燭”的表情,并在評論中補充,“人沒了”、“猝死”。



現場路透照、工作人員微信截圖……一時間,各種消息不斷傳出。但在官方消息之前,誰都不愿意相信這些“細節”,大家都更希望這一次的消息只是謠言。

 

事發8小時后,《追我吧》節目組重要發出了聲明,“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全力搶救,醫院最終宣布高以翔心源性猝死,我們感到無比痛心和萬分悲傷!”

 

整份聲明中,沒有對這件事情作出任何責任性的回應。

 


正如前文提到的,該節目是夜晚城市實景追跑真人秀,它的特點就是,深夜錄制,錄制時間長,高強度。對于藝人而言,不僅是拼體力,而且是挑戰極限。

 


根據現場網友爆料,高以翔從26日8時30分開始,一直持續到了次日1時45分,工作時長近17小時。

 

如今,悲劇發生后,大家在震驚之余,對于這檔高強度運動綜藝提出了強烈的質疑。因為除了奔跑之外,《追我吧》還設置了許多高強度競技環節,極其考驗明星體能。

 


據爆料,許多參與這檔節目錄制的明星都出現過身體不適的狀況。


陳偉霆就曾經因為高強度的體能消耗,導致屁股抽筋;“畢雯珺跑吐過,范丞丞跑吐2次,李振寧被救護車扛上去吸氧過”;甚至連李小鵬、鄒市明這樣的奧運冠軍,都在節目中出現過體力不支、腿抽筋的情況。

 


即便屢屢發生這樣的情況,但就因為主打“都市夜景”概念,他們一般都是在深夜錄制,通常直到5、6點才會收工。

 

與此同時,網上也爆料了類似浙江衛視同類節目與藝人簽訂的合同,合同中寫明,“節目競演存在激烈競爭之情形,可能會給乙方藝人將造成生理、心理負擔。乙方藝人對此要有充分認知,完全自愿參加并完全愿意承擔由此可能帶來的一切后果。”

 

網曝合同


小電君第一時間拿此合同咨詢了藝人宣傳和藝人工作室的法律顧問,他們均表示,這份合同漏洞太多了,藝人方不會簽這樣的合同。“不管節目方如何安排,藝人這邊絕對不會拿藝人的生命開玩笑的。”

 

且不說這份合同的真實性是否有待確定,但是不可逃避的是在于,這個事件中,我們看到如今綜藝凌晨錄制已是常態。

 

更值得注意的是,這并不是綜藝節目第一次出事了。

 

2013年4月,在跳水節目《中國星跳躍》的錄制現場,釋小龍助理溺水身亡。節目組給出的說法含糊其辭,“現場配備了救生員,但錄節目的時候所有人關注點都在明星身上,沒有注意到助理什么時候溺水的。”事情最后不了了之,節目依舊正常播出。

 

而去世的那位助理,才18歲。

 

2016年5月,陳楚河在錄制《非凡搭檔》時,因設計缺失,陳楚河護具脫落,導致膝蓋直接著地。當時他右腿的韌帶就已經斷裂,但跟隨節目組的隊醫診治表示,冰敷休息下即可。最后,甚至因此,他此前拍了三分之一的電視劇徹底作廢。

 

(圖源見水印)


17-18跨年演唱會,升降臺發生事故,原計劃陳偉霆要在上面跳舞,但結果升降臺沒有上來,反而舞臺上出現了一個黑洞。但是好在他看到并繞了過去,沒有發生悲劇。

 


18年3月,張杰連著錄制《王牌對王牌》7個小時后,節目組設置了一個玻璃管吹乒乓球游戲環節,在過程中他因缺氧暈倒,砸到凳子上導致面部淤青。而在此之前,張杰還曾提醒項目有一定危險,但節目組并沒有理會,依舊繼續錄制。

 


去年王嘉爾也因為過度勞累,在《偶像練習生》錄制現場暈倒。送往醫院后,醫生表示王嘉爾的身體嚴重貧血而且處在長期低燒的狀態,需要住院觀察。王嘉爾之后發布了一條微博,表示自己狀態好多了,“感覺要把這3年的覺睡回來了。”

 


過去這些事件,最后多是終于一份簡單的聲明,上面那些麻木且毫無情感的文字,沒有問責,沒有承擔。如今,高以翔事件再度讓大眾開始反思,綜藝節目到底該如何把控?

 

《追我吧》的副總導演曾在微博里表示,錄這個節目的強度是“熬夜熬出新高度”。

 


似乎對于大家而言,“熬夜”成了敬業符號。可是,這種“敬業”應該被標榜嗎?

 

我們就這個事件,咨詢了多位藝人宣傳,他們錄制過最久的綜藝時長是多少,收到的答案竟驚人一致,“忘記了,通宵是很正常的事情,十幾個小時也是常態。”

 

演員宋佳發文質問,“當熬夜變成敬業,當拼命當成應當,當生命不在的時候,誰來保護誰。”



跟過一線演員的宣傳小W告訴我們,“藝人是沒法衡量正常的工作時間,只要是參加綜藝節目,無論遇到什么問題,都必須繼續配合。如果你不配合,就會被說耍大牌。”


前陣子,《奇葩說》有個辯題是“如果我感興趣的工作總是996,我該不該886(辭職)?”

 


對于不少影視從業者而言,很多工作并不只是“996”,可能甚至是“007”。

 

李誕在節目上說,“面對996,你根本沒得選。”在詭辯中,他還說,“只有工作才能提供人生的意義,其他都沒意義。”

 


可是,這個話術合適嗎?

 

放在這里的工作上,小電君覺得并不合適,甚至有些荒謬。如今的真人秀并不是當下藝人們真正的工作,大張偉就曾在采訪中吐槽,“真人秀會毀了中國所有藝人的,他們的才華都沒有在自己擅長的領域發光發熱。”

 

確實,如今真人秀大多并無法讓人看到藝人身上的魅力,反而因此被消磨了。

 

采訪中,不少藝人宣傳告訴我們,“現在其實劇組很少熬夜,因為演員大多的合同是簽工時。反而綜藝節目,一錄就錄10 多個小時。”但最終,出來可能只有2個小時的成果。

 

綜藝節目錄制的安全問題就像惡性循環一般,反反復復,只是過去一直都沒有聲音去深究背后原因。如今,高以翔事件發生之后,我們更加清醒,娛樂行業需要必要的規范,這種規范不僅是針對演員,更是為了強化節目制作方的安全意識。


只可惜,這個代價真的太過沉重了。

快乐赛车开奖视频 曾道人图库150 重庆时时计划安卓版 黑龙江11选5预测 江苏快三 妞妞游戏中心 微商代理 不赚钱吗 单机捕鱼游戏 能赚钱的游戏 黑市商人 赖子山庄 506游戏平台 麻将边卡吊技巧 博雅德州在哪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