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張靜初:終于可以演一個強悍的女性了!

時間:2019.12.02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行者
對話張靜初:終于可以演一個強悍的女性了! 時長:08:45 來源:電影網

對話張靜初:終于可以演一個強悍的女性了!收起

時長:08:45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專稿 “衣服好像穿多了,有點熱,忘了北京室內還有暖氣。”


工作人員為張靜初補妝準備接受采訪的間隙,她有點自言自語地感慨到。很顯然,她剛剛從一個溫暖的城市趕到北京。而此行的目的,便是與人們分享《冰峰暴》拍攝期間的那些故事。



作為一名地道南方姑娘,攀冰等片中需要用到的專業技能,張靜初需要從頭來過。2017年歲尾,其在加拿大進行了一整個冬天的冰川訓練。據導演余非回憶,當時正值加拿大室外溫度在零下30度左右。


“沒有什么遺憾,我盡全力了”


“當天晚上看完劇本,還有點猶豫的原因是覺得會很苦,接完這個戲可能這后半年就沒什么好日子過了”。張靜初坦言在剛接觸這個劇本時,曾經猶豫過。



醒來的第二天,她就決定接下這部戲,因為不愿錯過這種從未有過的角色經歷,盡管當時的她對登山這個項目知之甚少。本片中,觀眾對于女主角“小袋子”主流印象是執著的近乎固執。


“為什么自討苦吃,非要冒著生命危險登上那座山?”張靜初與觀眾產生了相同的困惑。在她看來,小袋子已經失蹤的男朋友是不會活著出來了,而且之前幾次的找尋都沒有結果。



帶著尋找答案的心理,張靜初走進了“小袋子”這個角色。執著與勇敢是她定義這個角色性格的兩大關鍵詞。在現實生活中,她希望能如角色般勇敢。因為勇敢,才能直面苦難,才能成長。


 “一個是較真兒,對事情的執著,靜初就是這樣的人,她會糾結人物、故事、合理性。小袋子是個cute(可愛、聰明)的人,靜初私底下也是個大大咧咧的女孩兒,很可愛。” 2018年國慶檔,導演余非接受《南方周末》采訪時,表示創作劇本時張靜初便是心中女主的第一人選。 



據張靜初回憶,在決定參演的當天晚上,她便在監制張家振的引薦下與余非見面。此時,導演已經將該片兩千余個分鏡頭畫了出來。張靜初被導演的熱情與認真感動。


“我揣著電影夢,他跨界當導演,我相信做游戲的人在影片視效方面應該能夠完成的很好。”出于對新鮮角色的挑戰與對導演的信任,張靜初踏上了此片的拍攝之旅。在觀眾看來,片中的視效部分確實水準在線。



“小袋子”與冰封在河流中男友隔空相望的場景,是張靜初對于此片比較滿意的部分之一。這段戲的拍攝場地位于加拿大一個山頂的冰洞中,當時隨時有風暴要來。而風暴過后,劇組可能就再也回不來。在短短的十幾分鐘內,劇組搶光搶時間將這段關鍵戲份拍攝完成。


對于小袋子這個角色,張靜初覺得“沒有什么遺憾,我盡全力了。”如果有遺憾,以她的性格肯定會跟導演說“無論如何再給我一個機會,我不會讓自己的表演帶著遺憾就結束了。”


“攀登的目的不是山頭”


福建永安受熱帶海洋性季風氣候影響,平均年度氣溫保持在20度以上,下雪的年份少之又少。攀冰、攀巖等此片拍攝所需要的必備技能,成為擺在張靜初這個南方姑娘面前的一道難題。



加拿大班夫鎮——滑雪、登山等各項戶外運動勝地,成了張靜初學習這些技能的試煉之地。


當年夏天,她在加拿大拍攝《無雙》時,就曾趁著空閑去玩了一趟。沒想到的是,當年冬天,因為拍攝《冰峰暴》再次踏上這片土地。


“在攀巖館的第一天,回到家中,手臂已經完全抬不起來了。”到達目的地之后,最初的攀巖訓練,讓張靜初生理與心理承受巨大壓力,盡管對此她早有準備。因為不會發力,在遇到技術性較強的單手動作時,整個人就會脫離支點懸浮在空中,崩潰與挫敗感迎面而來。



最恐懼的地方在于攀冰過程中,從四五十米的高空中背對地面速降。“那根繩子像個臍帶,這就是你的生命之繩。”張靜初清晰地記得,當初因為害怕,手心里都是汗水。度過適應期后,她性格里貪玩的一面又顯現出來,下降的速度越來越快。


在訓練過程中,張靜初慢慢感覺到攀登其實是不斷戰勝內心恐懼的過程。內心的成長,也是她參加這部電影過程中,比較大的收獲與成長之處。現在的她能夠理解,為什么那么多人瘋狂地迷戀攀登等戶外運動。



“在攀登的過程中,需要極度的專注和挑戰,這個本身就能夠產生足夠多的快樂。后來,我也明白了攀登的目的不是那個山頭,而是攀登本身。”張靜初談到這些感悟時,眼神里泛著不一樣的光彩。


未來或將挑戰英文喜劇


《孔雀》中的文藝青年到《全城戒備》里的打女形象,再到《無雙》中讓人捉摸不定的關鍵人物。張靜初走出演繹“舒適區”,不斷挑戰各種人物形象。盡管有的角色并未能讓觀眾滿意,或者如蜻蜓點水般從大銀幕上一掠而過。


“從小就喜歡看武俠小說,然后喜歡當女俠,但是生活中不是沒這個機會,沒這個能力嗎?” 現實生活中的遺憾,張靜初只能從大銀幕上來彌補,這也是她很喜歡拍動作片以及近幾年作品動作元素增多的緣由。在拍《快手槍手快槍手》期間,每天到了片場她就感覺像到了健身房。



明年三月份,張靜初可能會拍個英文喜劇,目前正在聊劇本階段。在她看來,不僅是因為以往喜劇角色較少,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喜劇比正劇難演,更考驗演員的節奏感、分寸感。


角色對自己是否有挑戰和能否在飾演過程中學到東西的預判,成為張靜初挑選角色的兩大重要參考因素。《冰峰暴》如此,未來想要參演的喜劇亦是如此。


“電影的好壞與結果,是無法預測與預期的。”她認為這兩大因素決定了自己回望人生旅程時,這段生命花得是否具有價值的參考坐標。


前段時間,在某檔綜藝節目擔任表演老師時,張靜初曾表示“好的演員,他是全然放開的,他的觸角是打開的。”在接受采訪時,她覺得好演員首先具備的素質就是樸實,這樣才能看清事物的本質。



“對于未來(暫時)沒有規劃,我覺得導演其實是一個,還是希望自己準備好了。”面對影視圈演而優則導的趨勢,張靜初稍顯底氣不足,盡管她是中戲導演專業畢業。與其他中年女演員忙著拓展身份不同,這一點她與片中“小袋子”身上的那份執著頗為相似。


對于演員而言,好的角色就像是女生衣櫥里的服裝,永遠是下一個。未來,張靜初能否在喜劇的“衣櫥”里,找到最好的那件“外衣”,時間將會給出答案。


文/行者

快乐赛车开奖视频 快乐10分分析 麻将作弊神器软件下载 新疆十一选五 山东彩票下载 红宝石彩票软件 浙江20选5 赛车6码4码对刷 江西时时彩官网 湖南快乐10分 2018年世界杯赔率 手机网上麻将平台 四川快乐1208预测